遏制“脱实向虚”:监管剑指同业投资

    在日前召开的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强调,2018年将继续压缩同业投资,将特定目的载体投资作为监管检查重点,对委外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促进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即是剑指空转行为。而事实上,市场与监管的态度均表明,同业投资,正是“脱实向虚”的一个环节。

    乱象丛生的同业投资

    同业投资指的是金融机构购买或委托其他金融机构购买同业金融资产或特定目的载体的投资行为。业内通常认为,同业投资在广义上指的是银行之间及信托、证券等其他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融通业务,包括存放同业、拆出资金、买入返售、票据业务、信托收益权转让等;而狭义上则就是指银行自营资金投资特定目的载体,比如商业银行理财产品、信托投资计划、保险业资产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产品等。

    “同业业务中最大的风险聚集地,或者说风险载体就是同业投资,其发展迅速,且问题频现。”国家金融与发展研究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几年,银行表内业务中,传统贷款占比一定程度在下降,而金融投资类占比上升,除了直接持有的金融债券外,最主要的部分就是同业投资。曾刚认为,作为重要的通道,银行通过同业投资将原来某些表内贷款投入到政策不允许的领域,如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等,有些银行则是利用同业投资业务规避集中度、合意贷款、资本充足率等要求,也就是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监管套利。套利之外,为了谋求更高收益,银行也会尝试在同业投资的框架下通过基金公司等加杠杆行为。

    此外,在同业投资基础上,此次工作会议还将特定目的载体(SPV)投资列为重点。目前,这类投资多为银行理财借道信托、券商资管计划、基金子公司资管计划、私募ABS(资产证券化产品)等载体,绕过监管进行表外投资,资金去向往往是不符合宏观调控政策的房地产、融资平台和“两高一剩”企业等。

    风险高企 监管着手治理

    银监会在“四不当”检查中总结道,同业投资特定目的载体(SPV)未做实穿透管理,其实质为银行放贷行为,但未按照表内贷款纳入信用风险管理框架,也未足额计提资本和拨备。

    银监会在“三违反”检查中发现,同业业务涉及问题金额7897亿元。主要表现为:同业资金投向房地产、融资平台或“两高一剩”行业等限制性领域;违规接受或提供第三方担保、兜底承诺,违规签订抽屉协议、阴阳合同等。

    此外,银监会在“三套利”检查中发现,有的银行在期末时点,将风险权重相对较高的同业资金缴存央行,期初立即转回,人为调节会计报表和风险权重,虚增资本充足率,调节收益。针对资金内部循环的问题,银监会查出同业业务涉及金额1745.48亿元。主要表现为:通过同业投资等充当他行资金管理“通道”,赚取费用;通过同业绕道,虚增资产负债规模、少计资本、掩盖风险。

    “上述行为或造成监管体系与宏观调控一定程度上的失效,也会令债券市场波动,最后给银行带来风险。”曾刚强调,考虑到其存在的风险隐患,应从多方面进行监管。

    例如,近期银监会重罚的广发银行侨兴案13家出资行,罚款总金额接近始作俑者广发银行,就因为这些出资行通过同业投资放贷,违规接受了交易对手的担保。(转载自:金融时报)


日本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_亚洲免费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区